天堂的許願樹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午夜成人剧场_午夜达达兔理论国产_午夜达达兔秋霞

  Part1

  一個寧靜的小山村裡,僅住著三十口人,五戶人傢。

  這裡既沒有大都市的喧鬧,也沒有工廠生產時那種讓人咳嗽不斷的黑煙。雲是白色的,天空是藍色的,全部都代表著沒有污染過的最純凈的自然。

  在一排古老的窯洞中,住著世代交好的兩傢人。

  住在靠北邊這傢的人姓同,靠南邊的那傢人姓馮。

  兩傢共同的院子裡有一棵古樹,樹幹粗壯,樹木也非常高大。到瞭夏天,茂密的樹葉幾乎可以遮蔽半個院子的天空。古樹的樹枝像是柳枝一樣,到瞭春末夏初的時候,就會慢慢地伸展,低低的垂放在地面上。樹枝非常柔軟,但是很堅韌。據說即使是拿柴刀,也要砍上十幾下才能斬斷一根樹枝。

  但是沒有人試過,因為他們都記得祖先曾經說過,這棵樹是從天堂的許願樹上落下的一片樹葉化成的,破壞它的人就相當於觸怒瞭神靈,會遭到懲罰。

  於是幾百年來,這棵古樹和村裡人一起成長著。每到夏天,樹下就會聚集起村裡的孩子們,在這裡乘涼嬉戲,而大人們也喜歡搬桌子在樹蔭下面打麻將。

  兩傢人最近都迎來瞭傢裡的新成員,兩個男孩。說來奇怪,兩個男孩本來不應該同時出生,但是偏偏一個早產一個月,一個拖延十五天。終於還是同時降生在這個世界上。

  就在一個平常的夏日,同傢和馮傢的孩子同時降生瞭。也許是因為兩傢的母親在懷孕的時候曾經在樹下交談過,希望孩子可以一同出生。兩傢的母親還曾經開玩笑說,如果這兩個孩子同時出生,一定要定成娃娃親。

  隻是沒想到的是,這一次馮傢失算瞭,因為他們本以為肚子裡的孩子是和同傢的孩子不一樣性別的女孩。

  兩個孩子就這樣經常在大人們的說笑中瞭解瞭他們的關系。他們以為娃娃親隻是隻很要好的朋友。他們也在那刻茂盛的大樹下拉鉤,說一輩子在一起。

  馮傢的孩子在那棵大樹下撿到瞭一片樹葉,準確的說是帶著一片樹葉的樹枝。他找到瞭媽媽,學會瞭編草項鏈。於是他將那根樹枝做成瞭項鏈送給瞭同傢的孩子。

  兩個孩子六歲零一個月大,十一月十一日,同傢的孩子笑著說,這條項鏈他永遠也不會丟。

  Part2

  “喂,同毓,是我啦,馮錦。我今天和同學在外面吃飯,就不回去瞭。”

  “……又出去玩?你說你這個星期到底回來過幾次啊?”

  “那個……嘿嘿,先不聊瞭,我要出發啦,親愛的拜拜。”

  “……哪裡來的親愛的……”

  聽著電話那邊的忙音,同毓無奈的掛瞭電話。村民們生活瞭幾百年的那個村莊,已經被政府開發成為瞭旅遊勝地,因為那裡沒有污染,沒有都市的氣息。他們也得到瞭一大筆補償款和城市戶口。

  剛來的時候大傢都不能適應城市的生活,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們也都習慣瞭這種不用披星戴月的生活。

  俗話說的好,從受苦到享受容易,從享受到受苦困難。這話可是一點也沒錯。若是現在再讓這些村民像以前那樣生活,那可真是不如讓他們去死瞭。

  雖然村莊早已被移為瞭平地,同馮兩傢原本一直生活著的窯洞也全部被改造成瞭大酒店,但是院子裡的那棵古樹還是留瞭下來,因為據說所有準備移栽那棵樹的人,不是死於非命,就是變的瘋癲。之後大傢也都請瞭風水大師過來。那個有著白胡子的風水師看瞭看這棵樹之後,搖瞭搖頭說絕對不能移動,結果這棵樹便保留瞭下來。

  放下電話後,同毓拿著剛剛撕開的泡面,走到瞭廚房。燒水,放調料,放面餅,蓋蓋子。一切就緒後,熱騰騰的方便面出鍋瞭。把面端到桌子上後,同毓坐在桌前看著桌子上的泡面,終究還是不忍心下筷子,翻瞭個白眼拿起桌子上的鑰匙踏上拖鞋就走瞭出去。

  他和馮錦從那個村子搬出來之後,才發現他們的關系有多麼尷尬。同毓也在知道瞭所謂的“娃娃親”是一場鬧劇之後,把當年那條似乎是定情信物一般的項鏈丟掉瞭,現在怕是翻遍整個世界也找不到瞭。

  馮錦知道瞭這件事情也沒有說什麼,隻是一笑置之。其實他也認為那條項鏈並沒有什麼意義,丟瞭就丟瞭吧。同馮兩傢分到的房子也幾乎是在一起。在經過舉手表決之後,同毓和馮錦便住到瞭一起。其實這個所謂的舉手表決,也完全沒有意義。因為兩傢的大人當然是各自住在各自的房間,而剩下的一套房子就隻能讓他們兩個人合住瞭

  剛開始的時候,兩個人都沒有覺得他們的生活方式有什麼不妥,直到當他們像是在村子裡一樣手拉著手在街上走,或者是同住同睡時被城裡人投去奇怪的眼光時,他們才覺得尷尬瞭起來。

  他們的生活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改變的。

  馮錦開始夜不歸宿,同毓憑借自己出色的外表找瞭一個有錢的女朋友,也開始不著傢瞭。原本溫馨的小屋變得淒涼起來。偶爾從窗戶吹過的風似乎也不願意進入到這個沒有人氣的房間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