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要對你說的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
  • 来源:午夜成人剧场_午夜达达兔理论国产_午夜达达兔秋霞

  “嗒嗒”、“嗒嗒嗒”、“嗒嗒”。

  現在是北京時間21:35,他拼命的敲擊著鍵盤,看瞭眼辦公室裡的掛鐘,心裡暗暗的罵瞭一句:該死的竟然加班到這瞭時候,想想其他同事,現在都已經享受人生瞭吧,再想想老板……呃,算瞭還是別想瞭,那個老傢夥想起來就有氣。

  周圍雖然是亮的,但畢竟此刻隻有自己一個人,心裡不免有些不安。越是這樣想,鍵盤敲得更急瞭,一來是想讓這響亮的鍵盤聲蓋過內心的一絲恐懼,二來是想加快速度抓緊時間下班。

  就在這時,突然一陣莫名的冷風吹過,吹動瞭他的頭發,他猛地抬起頭,眼前正對著黑漆漆的窗。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什麼。

  “該死的,誰又忘記關窗瞭。”他罵瞭句,便走上去關上窗。

  他站在窗前駐足一陣,窗外的夜景還是很美的,依稀可以見到來往穿梭的行人的臉,此時又是一陣冷風從外面吹進。看來現在不是欣賞美景的時候,他關上瞭窗,輕輕嘆瞭口氣。突然,一直冰冷的手,搭在瞭他的肩上。

  “哇啊!”他嚇得大叫一聲猛地轉過身。

  此時見到同事朱珠正呆呆的站在自己身後,隨後開始大笑,笑的彎下瞭腰,指著他的鼻子笑道:“哈哈哈,你也有害怕的時候?”

  “誰怕瞭!”他搶白道,臉上已經通紅:“是你太醜,嚇到我瞭。”

  朱珠白瞭他一眼,恢復正經道:“誒,這麼晚瞭你怎麼還不走?”

  “還不是那該死的主管,要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三天內完成,害我加班到現在。諾,你不是也沒走嗎?”

  “我是不小心把鑰匙落在這兒瞭,現在上來取,誰想到遇見你這個苦逼。”

  “也對,這時候加班的,恐怕隻有我啦!”

  “不說瞭,你好好加班吧,我先走瞭啊。”說著,朱珠把包包背在肩上,準備離開。

  他看到朱珠轉身時飄揚的秀發,心念一動,說道:“這麼晚瞭,我送你吧。”

  “不用瞭,我這麼醜,會有什麼不安全的麼?”

  他笑瞭,說道:“也對,加上你又這麼黑,壞人也看不到你啊。”

  對方朝他翻瞭個白眼,轉身走開瞭。

  朱珠回到瞭走廊,聽著自己高跟鞋的聲音,在空蕩蕩的走廊裡打著節奏。

  突然,身後有莫名響起另一雙高跟鞋的聲音,朱珠皺眉轉身看去,走廊裡依舊空蕩蕩的。難道自己幻聽瞭?朱珠轉過身又繼續向前走,身後那聲音再次響起,她迅速轉身,依然什麼也沒有。她加快腳步朝電梯方向跑去,轉角處,聲音消失瞭。但她不敢回頭看,隻是徑直撲向電梯,拼命的按著向下的按鈕。

  電梯門終於開瞭,朱珠趕緊跑進去,按著關門的按鈕,終於見到電梯門緩緩合上。朱珠長出一口氣,可就在門即將合上的那一刻,一隻大手突然伸進來,狠狠扒開電梯門。朱珠嚇得驚叫一聲閉上瞭眼——卻聽見一個熟悉的男人的笑聲。

  “你神經病啊!”朱珠睜開眼,拿手裡的包狠狠的朝他砸去。

  他笑著邊告饒邊躲閃,嘴裡說道:“我錯瞭,我錯瞭。我其實是出於好心來送你的,順便嚇一嚇你,你剛才也嚇我來著,這下扯平瞭。”

  朱珠或許是打累瞭,停住瞭手,卻還是不肯理他。

  他(她)們回到電梯裡,他按下瞭一層的按鈕,轉身瞧瞭朱珠一眼,對方沒有看他。

  “怎麼?生氣啦?”

  “滾!”

  “真小氣。”

  “誰小氣瞭,就是不想跟你講話。”

  走出瞭地鐵口,朱珠伸個懶腰,瞥瞭他一眼,有意無意的問瞭句:“你工作沒做完就下班,怎麼跟領導交代啊。”

  “沒事兒。”他裝作滿不在乎的說:“我們老大刀子嘴,豆腐心,再拖一天沒事的。”心裡卻想著待會兒還要回去把事情做完才行。

  兩個各懷心事的年輕人,走到一條岔路,都停瞭下來。兩個人的傢,一個朝左走,一個朝右走。

  “好瞭,就在這兒分手吧,不要再送瞭。”

  “呵呵,我們還沒牽手呢,幹嘛要分手啊。”

  朱珠又朝他翻個白眼,嘴上卻柔聲道:“謝謝啦!”說完便朝右邊走去。

  “朱珠……”他突然叫瞭她一聲。

  她轉過身,疑惑的問:“什麼事?”

  他話到嘴邊,卻又不知如何開口,隻是傻傻的說道:“沒事,就是想叫你一聲。”

  朱珠覺得又好氣又好笑,罵瞭聲:“神經病!”轉身繼續走。

  “記得遇到人要笑笑,不然你這麼黑,大晚上的當心被人撞到,還好你牙白。”

  “你去死啦!”

  他被罵瞭兩次,心裡卻很開心,目送朱珠遠去,急忙轉身朝地鐵方向跑去。不料迎面卻撞上一個黑衣大漢,對方比自己高出一截,他倒退兩步險些跌倒。剛想叫兩聲,卻迎面瞧見對方左臉的刀疤。突然愣住瞭,自己分明記得好像從哪裡見過這人,就在這愣神的時候,對方已經頭也不回的離開瞭,走的是和朱珠同樣的方向。

  究竟是在哪裡見過他呢?算瞭,還是不要胡思亂想瞭,趕緊回去完成工作吧,不然明天又要被罵瞭。

  他回辦公室後,一直忙到凌晨才結束,下樓的時候街上已經沒什麼人瞭,隻有幾傢店鋪仍然有燈光。自然公交地鐵什麼的也早已經停瞭,他便決定在附近找瞭傢酒店住下。或許是酒店的空調太舒服,也或許是他真的累瞭,一覺醒來竟然已經到瞭十點鐘瞭。

  “靠,這個時候瞭!”他在心裡罵著,不過隨後心情便平復瞭,反正工作在昨天晚上已經忙完瞭,這時候請假應該不會不同意的,何況自己跟主管又那麼熟瞭。

  “什麼?你也請假?”

  “啊?什麼叫我也請假?還有誰請假啦?”

  “沒有,就是朱珠到現在也沒來上班,打電話也沒有打通。”

  “哦?是嗎?那……那怎麼沒給我打點話呢?我也沒上班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