妻賢夫禍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  • 来源:午夜成人剧场_午夜达达兔理论国产_午夜达达兔秋霞

俗話說妻賢夫禍少,子孝父平安。一個和睦的傢庭,才是男人事業成功的後盾。
   
孫傢村的董麗珠,是一個不消停的女人。她喝酒、抽煙、麻將什麼都會,在外面還結交瞭不少狐朋狗友。說起來她本質上並不壞,對鄰裡還很熱情。平時下地幹農活,她比丈夫都賣力。丈夫傢裡有大事小情,也屬她能張羅。
   
董麗珠的丈夫叫杜大安,中等個頭,長得不難看。這面子雖然好,裡子卻是一堆廢料。提起杜大安,村兒裡人都說他軟弱無能。傢裡有什麼事情都去問父母兄弟商量,結婚後就讓老婆董麗珠拿註意。
   
由於董麗珠總不在傢,見的人就很多,這人一多起來就要生是非。
   
有一次董麗珠在舞廳裡跟一個男人飆歌,唱完以後一興奮兩個人就摟摟抱抱。其實他們都是在開玩笑,也就是逢場作戲。但巧合的是杜大安這時有事來找董麗珠,把這不雅觀的好戲看在眼裡。
   
杜大安心想:這戲的尺度也太大瞭!越看越憋氣,杜大安在心瞭砸碎瞭七八個醋壇子。他一改往日的窩囊氣質,和董麗珠大打出手。
   
董麗珠罵他:你有啥資格管我?你沒本事養活這個傢幹什麼娶老婆?過不到一塊兒,幹脆咱們分傢算瞭!
   
此言一出,杜大安隻撂下一句分傢就分傢便離開瞭孫傢村。
   
本來大夥以為杜大安是一時之氣,消消氣就完瞭。可是當天晚上,杜大安真的沒有回傢。接連幾天,孫傢村都沒有杜大安的影子。
   
董麗珠和親戚們四下尋找杜大安,然而此人放佛人間蒸發瞭一樣,沒有一丁點消息。
   
時間過去瞭半年,董麗珠開始的悲傷已經淡去。該打麻將還打麻將,該跳舞跳舞。她也想明白瞭:活不見人,死不見屍。我難道因為你不活瞭嗎?
   
轉眼又過瞭半年,這悲傷過後是冷漠,冷漠過後竟然又是念想。
   
董麗珠把杜大安所有的缺點都過一遍後,杜大安的溫柔、大方、勤快等等好的地方又出現在瞭她的腦子裡。
   
就在她後悔的時候,恰巧杜大安的一個同學來還錢。來人聽說杜大安失蹤,也是為之一震。
   
這同學嘆道:上次跟你傢大安兄弟借錢時,大安說我想出門賺點錢,哪有地方招工人。我說你和弟妹在傢種地不是挺好嗎?再說你都奔四十瞭,什麼都不會,誰會雇你啊?除非你去賣力氣去。大安兄弟聽到後點點頭,說咱村的馬二愣去磚廠瞭,幹的就是力氣活。
   
磚廠?董麗珠想起:是啊,去年馬二愣找過丈夫,說要去磚廠幹活。
   
董麗珠得到瞭線索,立刻找來親朋好友去磚廠。 當人們到磚窯去打聽杜大安時,見到磚窯姓任的老板。
   
任老板道:你們來這麼多人幹什麼?記者暗訪啊?這個什麼杜大安沒聽說過啊,去別地方打聽去吧!
   
磚窯一個推車的大漢停下瞭腳步,正是同村兒的馬二愣,他聽明白怎麼回事後反問:什麼?杜大安沒回傢嗎?
   
任老板怒視著他,趾高氣昂地訓斥:馬二愣,該幹活不幹活,有你什麼事兒?
    “
你不是說杜大安沒在你這嗎?你什麼意思?董麗珠的鄰居問道。
   
任老板的口氣忽然變得很和諧,回答說:我們這人多,誰能記得那麼清?我想起來瞭,的確有個叫杜大安的人在這幹過,沒呆兩個月就走瞭。
   
這怎麼辦?抓不到證據總不能搜查人傢磚窯吧?
   
馬二愣又插言:大安兄弟挺好老實的人,怎麼就沒瞭呢?如果是自己要走也得跟我打個招呼啊?誰知道咋回事?
    “
你他媽什麼意思?任老板道,大傢別聽他胡說八道,這個馬二愣純粹是個無賴。整天跟我這挑事兒。馬二愣你走吧,工資我給你你還不行嗎?
   
馬二愣坐下瞭,點瞭顆煙,露出兩顆黑色的大板牙:嘿嘿!急來抱佛腳?工資你是得給我,杜大安這事兒我跟你也杠上瞭!
   
任老板叫來幾個朋友,手裡拿著鐵傢夥要攆這些人。和董麗珠鄉親們有些害怕,有人勸杜大姐好漢不吃眼前虧,先離開再說。
   
馬二愣卻笑著說:姓任的,你就不問問,我為什麼在你這呆瞭一年?
   
任老板一群人都愣住瞭:為什麼?
    “
反正這東躲西藏的日子也過夠瞭!馬二愣哈哈大笑,接著說道,去年我傢裡又欠瞭一屁股債,我又把討債的給打殘廢瞭。我是沒辦法才逃到你這,誰想到你這地方比我還黑!拖欠工資不說,還虐待幹活的。現在我不想當逃犯瞭,所以早上我出去的時候早就報警瞭。
   
一聽這話,任老板額頭冒瞭冷汗。因為他心裡有鬼,他做的壞事也太多。
   
警察來到以後,任老板的胸脯依然拔得挺高:我拖欠工資沒錯,我毆打工人也沒錯,我沒有營業執照也沒錯,你們能槍斃我嗎?這些都不夠判刑吧?這點錢老子賠得起!
   
馬二愣就要動手揍他,警察攔住瞭:你還想不想減刑瞭?接著對任老板說:我說任老板,你可不是賠點錢就完瞭?上個月就有工人找我們告狀,說你帶著一幫人虐待工人。有本地人也反映你欺行霸市,你這些行為已經是黑社會性質瞭。還有,那個杜大安到底怎麼瞭?
   
任老板有點發怵,敷衍說:他真走瞭,他不習慣就自己回傢瞭。至於他自由以後發生什麼,跟我沒關系吧?
   
警察能信他的鬼話嗎?馬二愣在前面帶路,後面跟著警察和對磚廠進行檢查。人們在任傢的磚窯周圍連連搜查幾遍,該翻的地方都翻瞭,仍然沒發現杜大安的蹤跡。
   
任老板欺行霸市,拖欠工人工資,被帶走調查。馬二愣有立功表現,也得到適當的寬大處理。
   
可是這個杜大安的去向仍是個謎團,人到底在哪?是失蹤還是被害瞭?
   
董麗珠和鄉親們失望地回去瞭,董麗珠想在飯店犒勞犒勞鄉親們。可是鄉親們都婉言謝絕瞭,人沒找到誰有心思吃飯啊?